大发3D 首页 > 读书

闫文盛:星辰之眼 | 散文坊

2019-10-07 14:18 weila

作者简介

闫文盛,1978 年生;现为山西文学院专业作家;著有散文集《失踪者的旅行》《你往哪里去》《主观书》(7 卷),小说集《在危崖上》,长篇人物传记《罗贯中传》等多部;曾获赵树理文学奖、《诗歌月刊》特等奖、山西省文艺评论奖一等奖、滇池文学奖等。

展开全文

(外一篇)

文/ 闫文盛

寒风之勘察

日子仍在继续。我们经历的是四十年如一日的“寒风之勘察”。多少苏醒者自备容颜,与漫漫古道声气同求,同“寒暑降”。似乎每一个日子仍是“命运的赐予”。人生没有转圜,只有容颜见老,只有拾天荒的孤客在悬崖边陡立。只有日子仍在继续,其余的一切都是空白……记忆盛大、辉煌,除了空白没有任何替代。知道是一片片寒风吹刮,冬日严酷的司法神巡游东海而归……我们见祂的法身,冷风冷面如凌峰高垂蔽地,从此见祂的法身:日子仍在继续。我们在此天地间体味入骨的寒风,以身勘察为记,心有虚空而渺……小日子无音讯,不需有任何具体而微的印痕,只要记得时间继续,冬日寒风瓢泼,人生忽忽如寄……我们已经在这天地间身侍四十个寒暑?!

澄明的幽秘

那些声音,我称之为“澄明的幽秘”,如果我不把它们及时地记下就永远地流失掉了——我将它们称之为“澄明的幽秘”;我记录下的是它们的承载,我必须再次对它们做出确认,以使我的记录更加接近事物含混的本质;它们一直在滑行,向下摔落,伴随着阳光上升,也伴随着人的死生。“澄明的幽秘”,是一个阳光缓缓上升的过程,丝丝凉意,对应着时间在静谧中(偶尔有小小的噪音)的展开。对应着各种纷杂(出走的纷杂)的展开。对应着日记写作者自我慰藉(使自己不降下去)的小小奇迹。对应着十九年的四季更替(在省城),欲望的胴体(生命力的呈现)。对应着一把梳子(树木浓密的叶),一大片曾经滞留过我们呼吸的原始森林(新鲜至极的呼吸,一种面向过往的原始森林)。对应着“澄明的幽秘”:短暂,迅忽,怅然,明暗相间的“澄明的幽秘”(何故如此的……幽秘)?

最后之人

本来,激情可以随处被掩饰起来,也可以随处滋生,但我们只是一种臃肿的黑熊、精瘦的石猴、战斗的田鼠。总之,我们是局外的、无关的。我们看不到任何聆听中的声音,也无从描述。我们结营缓行,制造我们的壁垒。我们的言语森严,秩序全无。我们是自身的反对。停顿。有许多回声,但无关聆听。我们只在遥远的区域结庐,但是那些泥泞封堵了我们返回的道路,我们可以变成没有激情的人,我们可以生活在我们反对的生活中。我们爱我们的陌生,砍伐我们的树木,疼惜我们的敌人。总之,我们是唯一的,广博的疼痛。我们对自己的辨析,便是对自己的消解。我们对自己的扩张,便是对自己的囚缚。我们既区别于万物,但又区别于本体。我们是自己的复数,但也是最后的,孤立自己的人。

夜里,温度渐渐降下

夜里,温度渐渐降下,像命运(星辰和荒野)降临人世。这是我“深感孤寒”之夜。我似有太多“深感孤寒”(一种写作的“深感孤寒”)之夜。夜里,温度渐渐降下……这缓慢的重复也不尽然就写尽了人世无常的命运(星辰和荒野)。这缓慢的降临也不尽然就写尽了冬日之寒赐予(截断和加强了)我们的感官。这缓慢的降临:这夜色,冬日,无尽的火(冰穗子)的缓慢降临!

阅读的修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