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3D 首页 > 读书

他以一部处女作开启了新一代日本电影的雄性本能

2019-10-09 14:23 weila

编│尼侬叁

前言

2009年,日本独立电影界的新锐鬼才导演真利子哲也,以一部长篇电影《Yellow Kid》(原题《イエローキッド》)作为毕业作品从东京艺术大学毕业。2011年由他执导的《NINIFUNI》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与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特别上映,在国内外收获了不少狂热影迷。

《错乱的一代》是真利子哲也的首部商业电影,荣获“第90回电影旬报十佳”第四名,真利子也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斩获最优秀新人导演奖。

电影以日本爱媛县松山市西部的小港町三津滨为舞台,终日寻衅闹事的少年芦原泰良(柳乐优弥饰,代表作《无人知晓》),抛下弟弟将太(村上虹郎饰,代表作《第二扇窗》)离家出走,游走于街头不停地向路人挑战,并在打斗中渐渐变强。不良少年北原裕也(菅田将暉饰,代表作《只在那里发光》)目睹这一过程,出于好奇心的驱使,他决心与泰良结伙,二人在商业街掀起无差别暴力事件的轩然大波,并盗车诱拐就业于风俗店、并有着偷盗癖的少女那奈(小松菜奈饰,代表作《渴望》),局面逐渐失控……

本期深焦DeepFocus圆桌,就将以《错乱的一代》为题,在正反双反之间主要就影片叙事逻辑是否自洽进行辩论。之所以选择这部电影,是它在观众中激起了相当两极的评价,尤其是剧中人物的行事动机和影片松散的叙事风格,引起了截然不同的有趣解读。一致好评或差评的作品没有太多讨论的余地,相反,激烈的碰撞与对立则往往蕴藏着真理。

嘉宾介绍

荒也:北海道大学电影学在读博士。

汤以豪:台湾撰稿人,对电影了解多于喜欢,对动画喜欢多于了解。

蜉蝣:电影记者,全网颜值最高电影公众号“不散”主编。

主持人

沈念:上海戏剧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学士、日本大学艺术学研究科硕士、京都大学电影学博士在读。

一个用寡言少语来掩盖肤浅本质的主持人沈念:

不加赘言,我们直接切入正题,首先是看片过程中我有两个疑惑,想听一下三位嘉宾的看法:

1. 我的两次观影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官体验。第一次在影院观影,全程能够体感到一种切实的痛感,配上摇滚乐更让人热血沸腾,柳乐优弥逐渐变强最后无敌的过程可说是相当“燃”的,结尾始终受欺压的小松菜奈报复菅田的场面也很“过瘾”,对我而言本作有着勾起观者暴力冲动的力量。但第二次在家观影,疼痛感与暴力冲动都消失了,过程相当平淡而乏味。我认为观影环境与条件对这部电影的体验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想先询问各位嘉宾们的观影体验。

2. 虽然首次观影体验很“爽“,然而我一点重看本片的欲望都没有,第二次看果然也觉得失色不少。因此我得出个人结论,第一次看之所以享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剧情发展的兴趣,而当我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时,我就没有那份期待了,本作的视听语言又无法吸引我,对我而言并没有值得反复琢磨的价值,这也是我一直提不起劲儿看第二次的理由。因此想询问特别喜爱这部电影的荒也,你看了多少遍?是什么吸引了你?也想问问焚纸楼与蜉蝣,你们不喜欢这部片的原因是什么?

汤以豪:

各位好,我是台湾撰稿人汤以豪,豆瓣账号为焚纸楼。

不多赘言,先回答主持人沈念的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观影体验。这事说来有趣,我第一次看这部片就遇上了导演真利子哲也与男主角柳乐优弥,但是不是在媒体场合,也不是在当时首度引进的台湾金马影展场次,而是私底下的公关试片。我吓坏了,因为从没遇过片方会试片这种完全公关性质的时机找导演跟演员来做Q&A的,也因为看到后半,我在戏院几乎昏昏欲睡到近乎昏死。

这与主持人的第二个问题──不喜欢这部片的原因是什么有关。那就是:它不该有故事,却偏要讲故事,而故事讲得太笨了。

只消看到主人公泰良第二次在四国的街道打架,就知道这部电影想讲的是"无因的暴力",真利子哲也也亲口肯定是如此。全片以一车辅三轮的叙事情节推进,泰良是脱疆的车,痞子裕也、弟弟将太与陪酒女那奈则以车轮的模样负责让故事推进,然后与泰原身上的无因对应,他们施展的是较不纯粹的"有因"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