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3D 首页 > 新闻

忻州“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自称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2019-06-12 12:36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那次被处罚后,后面几年你在做什么?举报信质疑你,被处罚后,怎么又能当上“土壤办”主任的?

刘春光: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就消停了两三年,在单位打打杂,比如哪里有突发事件就去调查,媒体需要报道的我陪同采访,有的“黑企业”,我也搜集资料。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这个“土壤办”是专门为你设置的,你是怎么当上“土壤办”主任的?

刘春光:“土壤办”是局里面为应对省里面的工作成立的临时机构,就是土壤污染防治五分六合组下属的办公室,我是党组任命的临时负责人。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成立的?主要职能是什么?有几个员工?

刘春光:是2014年成立的,当时叫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办公室,2017年更名为土壤污染防治办公室。主要是做固体废物管理和土壤污染防治,收集为废品的审批也是在这里。这里正式工就我一个,剩下是下属单位外借的,两个是县里的,一个是劳务派遣的。

澎湃新闻:“土壤办”什么时候撤销的?你现在什么身份?

刘春光:我也记不得哪天,可能就是最近这两天,已经开过会了。我现在是工勤人员,连个科级都不是。我已经离岗了,现在对接企业的工作,由生态科临时负责。

澎湃新闻:你现在科级都不是吗?

刘春光:我是个工勤人员,2010年组织部批准,在一个化验所挂职,是个副科待遇。

澎湃新闻:县里有“土壤办”这样的机构吗?

刘春光:县里没有。比方说,我们市里有水、气、土三个单位,对应的省厅的三个处,县里只有一个污防股,对应我们市里三个单位。

澎湃新闻:别的市,比如太原,有这样一个“土壤办”吗?

刘春光:有的地方有,比如叫固体废物服务中心,或者叫管理中心,名字不一样。

澎湃新闻: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举报吗?举报人你认识吗?

刘春光:这个人据说是受人之托,我不认识他,没有任何交集,也没有任何过节。

自称“工作狂”,又说“难免有瑕疵”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你一直罩着一个叫桂国青的人,帮他的企业收集危废品,从而赶走了别的企业,你是怎么认识桂国青的?

刘春光:桂国青也是忻州的人,他的一个同学是我的同事,这个同事跟我们都几十年了,关系比较好,我们都是忻州一中的,忻州就这么多点人。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你们的关系很好啊,平时经常见面吗?

刘春光:应该是那样子,还行吧。平时也经常在一起,打打球,下下棋。

澎湃新闻:我们查到,桂国青有一家忻州绿坤环保有限公司的,他的公司有《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吗?

刘春光:他的公司有营业执照,他是别的有资质的公司授权他在忻州经营。。

澎湃新闻:是哪家公司呢?

刘春光:我脑子这几天弄的乱的,我也记不住了,但都有手续。

(注:桂国青对澎湃新闻的说法是,他于2016年注册了忻州绿坤环保有限公司,曾申请办理《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因环评未通过被拒绝,随后他与山西鑫海化工有公司和兴盛新能源有限公司合作,以这些公司委托授权的形式,在忻州开展危废品收集业务。)

澎湃新闻:别的公司委托他收集这种操作合法吗?

刘春光:不是委托桂国青的公司收集,是委托桂国青本人,作为有资质公司的业务人员在这里收购。

澎湃新闻:但桂国青在忻州也有自己的公司,并没有相应的收购资质,如何保证他收购的废品是流向有资质的处置公司,而不是流向他自己的自己公司?

刘春光:这个我们有管理办法的,每次收危险废品,要转移的时候,必须要跟合同是相符的,比如,我委托你在忻州从事业务,你签订的合同,就是拿着我公司的合同,并不是拿着桂总自己公司的合同。

澎湃新闻:但如果桂国青自己拿去处置,如何监督得到呢?

刘春光:那不可能,那个“危险废物转移五联单”就监督到了,产废单位一联、运输单位一联、接受单位一联、还有我们市县环保单位各一联,都要对应得上。

澎湃新闻:举报信说你帮助桂国青招揽业务,从而逼走了许多其他有资质的企业,你作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