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3D 首页 > 新闻

忻州“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自称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2019-06-12 12:36 澎湃新闻

刘春光:我不知道我挤走过谁。现在有这么个情况,不是有很多人拿着假合同、假资质到企业招摇撞骗的吗?他们把废品收上,就来随意倾倒,所以我就要求每个在忻州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必须让他们的公司开个证明,给我们发个函,什么人,身份证号码多少,等等,到我们这里备案,这样我们认为他就是合法的,可以在忻州当地从事营运活动。其他人没开证明的,我们就不认可,怕是假的。

澎湃新闻:但这是故意设置障碍,变相对一切企业施压?

刘春光:哪有这可能,只要手续全,他过来就能办,手续不全就办不了,在我们这个科室办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经手的人我们好几批,业务员前面审核,完了以后复审,完了以后我审,完了以后我们分管局长审,才能形成这个物流单的审批通过。

澎湃新闻:举报信说,你死抓住“五联单”的审批权,为桂国青牟利,有人给你送钱。

刘春光:我现在干这个工作有个优势,我不缺钱,我当时生意做的不错,干我这个破官,大钱没人给,小钱我还嫌丢人,所以干这个工作我还是很廉洁,不是说我不喜欢钱,主要是没人给,因为这个岗位就不是个捞钱的地方。

回应“豪车”、“名表”,否认有保护伞

澎湃新闻:知道自己被实名举报后,状态如何?

刘春光:这几天这个事把人搞得心力交瘁,晚上都睡不着,睡着了都是清醒的,白天浑浑噩噩。我今年56了,快退休了,医院也对我有诊断,第一个是肾炎,第二个是糖尿病,第三个是癌症病人嫌疑。

澎湃新闻:癌症没有确诊吧?

刘春光:没有确诊,但是有两个化验指标是癌症病人才有这个指标,别的病就没有。

澎湃新闻:什么指标?

刘春光:这个我记不清楚了。

澎湃新闻:举报人还说你满口粗话、素质低下、开个越野车,带个大金链子,还有豪华手表,衣服是黑社会大哥的做派。

刘春光:我跟你现在拍个照片发过去,你看我有没有黑社会大哥的样子,我现在带的是上海表,上海表我也叫不出来名字,最贵的也就万十块钱、

刘春光的自拍照。受访者供图

(注:刘春光随后发来一张自己的自拍照,如图。他称自己做过手术,还将伤口的照发了过来。)

澎湃新闻:那你的这块表多少钱?

刘春光:我这个是9000多块钱。

澎湃新闻:那也很高啊。

刘春光:孩子们都上了班,我工作了都40年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还戴了大金链子?

澎湃新闻:你有戴大金链子吗?

刘春光:我是国家工作人员,做环保的,我还带个大金链子?如果按他们这个描述,我就要去按了颗金牙,戴个黑墨镜,我出来还有个保镖。

澎湃新闻:对,他们说你开的是路虎,对吗?

刘春光:是的。

澎湃新闻:路虎哪个系列?值多少钱?

刘春光:是个路虎发现4,柴油版的,20万,2010年的车。

澎湃新闻:是自己买的吗?怎么才20万?

刘春光:是一个朋友抵押的,他借了我20万,我这里有汇款单。

澎湃新闻:这些东西要是有人来调查,你得说清楚来源吗?

刘春光: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刘春光自称所戴过的手表。受访者供图

(注:在澎湃记者是要求下,刘春光发来自己所持有的三块表的图片,并改口称,此前说的9000多元是表是“开玩笑的”,称最贵的一款表也仅仅值2400多元,是女儿送的生日礼物,另一款是他网购的,花了1300元,还有一款表是他在大连买的“地摊货”,花了200元。记者将这表的图片发给网络知名鉴表人士“花总丢了金箍棒”看,其称其中两块“可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价格应该是一两千块钱。)

澎湃新闻:举报信还说你背后有“保护伞”。

刘春光:如果有人保护我,我现在是这个情况?我五十多岁了,在环保局工作了三十年,连个科级都不是。

澎湃新闻:你如何评价自己的工作?